中东最低调的国家人畜无害的阿曼

阿曼苏丹国,又称为阿曼,位于阿拉伯半岛东南部,地处波斯湾通往印度洋的要道,西北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西连沙特阿拉伯,西南邻也门共和国,东北与东南濒临阿曼湾和阿拉伯海。就地理位置来看,阿曼处在一个很重要的地界,然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知道它周边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特,也门,就是不知道它。

作为阿拉伯半岛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阿曼阿曼共经历2个王朝(亚里巴王朝,1642~1743;赛义德王朝,1749~1870),历时222年,在亚里巴王朝末期至赛义德王朝中后期为其强盛时期,全盛时其领土包括今阿曼全境、也门东部、阿联酋、卡塔尔、巴林、伊朗西南部、索马里东部、肯尼亚沿岸、坦桑尼亚沿岸、马达加斯加北部、科摩罗群岛,是当时印度洋沿岸最强大的国家。

但是在赛义德王朝末期,阿曼帝国就逐渐走向了衰亡,领土四散,而由于宗教原因,阿曼极为封闭保守,拒绝外来的一切新鲜科技,其君主更甚,自从1958年以后,赛义德·本·泰穆尔从来离开南方的萨拉拉王官一步,有12 年之久没有到过首都马斯喀待来治理朝政。

君主不为国家发展作出指引,而依靠着传统农牧业的阿曼人民,生活勉强温饱,日日在贫困之中挣扎,婴儿死亡率高达75%,沙眼、性病与营养不良广泛传播,全国仅有三所学校,国民识字率不到5%,连油气资源也因开发成本高而在被英国殖民者放弃开采。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曼依旧未被殖民者放弃,不仅沦为保护国,还惨遭拆分为马斯喀特与阿曼苏丹国和阿曼教长国两部分,使得国内长期处在分裂割据中,内部摩擦不断,而外部,与邻居沙特、也门之间一直存在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衰微的国力使之根本无力控制遥远的边疆,导致越来越多的阿曼人对现状产生了不满情绪,分离主义情绪开始滋生。

1962年,一位对阿曼苏丹失望至极的部落酋长——穆赛拉姆·本·努富勒得到了沙特的支持,沙特为他提供了武器与车辆,并穿越鲁卜哈利大沙漠运送至起义大本营佐法尔省,穆赛拉姆·本·努富勒得到支持后在佐法尔省成立佐法尔解放阵线,阿曼内战开始打响。

值得一提的是,佐法尔解放阵线并非只是由分裂主义者构成的组织,其思想形态多种多样,阿拉伯社会主义与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刚刚脱离英国完成独立的南也门社会主义共和国和其背后的苏联,也向“佐阵”提供了大量武器和战术支持。

按理说,拥有强大外援的佐阵应当会战胜武器装备落后,士兵人数少且训练不足的阿曼政府军,然而反转来了。

对于佐阵起义军而言,他们起义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独立一个省,而是要重新建一个国,一个全新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在起义军军队中,大部分职位都是由马列主义派别接任,激进的马列主义者决定消灭部落这一传统组织架构,拿部落酋长们开刀,有的酋长甚至被儿子用机枪打成了筛子。这些激进的举措,使阵线内的温和派产生了恐慌,内部分裂的隐患就此埋下。于是乎,英国顺利介入了此次阿曼内战。

对于英国而言,它已经在印度洋与波斯湾交汇地的重要战略支点丢失了一个南也门,再丢失阿曼,损失就更大了,所以英国人由此加入了支持阿曼素丹政府的队伍当中。

但是由于现任苏丹是个封闭顽固的老头儿,不仅军政智慧全无,在民间也已经没有什么威望。搞得北部的内地省也出现了另一支起义军——阿曼与阿拉伯海岸全国民主解放阵线,和南方的“佐阵”互相呼应,让政府军腹背受敌,难以招架。

所以此时,英国选择了扶持赛义德之子卡布斯回国发动了宫闱政变,把昏庸的父亲送入英国,由在英国接受现代化教育的卡布斯接替政权,并向其提供军队和武器等一切应援。

1970年7月23日,卡布斯发动宫廷政变,废父登基,宣布改国名为“阿曼苏丹国”并沿用至今。

在新任苏丹卡布斯的领导下,国内局势逆转,卡布斯一面抵挡起义军,一面搞起了收复民心的改革,制定全国发展计划。

在对付起义军上,他大赦所有曾反对其父亲的人(包括“佐阵”), 终止佐法尔省作为阿曼苏丹私人采邑的地位,将其与马斯喀特与阿曼苏丹国合并,作为新阿曼的南方省,还采取强有力的军事反制措施消灭那些不接受大赦的”佐阵”。同时通过有效的外交,使阿曼成为真正的有独立主权的国家,被阿拉伯世界接纳,并阻碍南也门得到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援助。

为了得到人民的支持,卡布斯和英国人还采用了釜底抽薪的战术,通过“民”的对口援助和高强度的意识形态宣传拔除“佐阵”在南方的群众基础。

英军的战地工程师、医疗队深入佐法尔省各地,为当地民众建设基础设施、提供医疗服务,大大改善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此外,为了更好地树立政府形象,卡布斯一方还以半买半送的方式将廉价的半导体设备送到当地百姓中,让他们能够得知国家正在做的一切,就这样,民心逐渐转变,阿曼政府军也逐渐取得胜利。

1975年,起义军在佐法尔省最后的补给线被切断,残存的“佐阵”或投降,或乔装打扮后逃入南也门,次年阿曼苏丹宣布叛军已被击败。四年后,所有零星叛乱也均被彻底,持续13年的血腥内战终于结束了,阿曼也迎来了新生。

打开世界地图,乍一看,会觉得波斯湾两旁分别只有伊朗和阿联酋,因此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只有这两个国家才可以控制这里,然而当我们凑近地图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原来阿曼才是离霍尔木兹海峡最近的国家。

如果一旦有军事需要,阿曼完全可以在瞬间彻底封死这里,要知道全世界石油大部分出自中东,而这里又是进出中东的海上门户,如果阿曼卡死这里,那全世界的石油供应和价格都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是,我们从未听说过,阿曼也从未做过这种事情。

处在要位的阿曼,并没有像它的周边国家沙特伊朗那般在国际的大舞台上频频出现,处处针锋相对,也没有像也门、叙利亚那般,内乱不断,更没有伊拉克这种对内对外都战争频繁,它就像山洼里一潭静水,没有任何波澜,与世无争,独守自己的一片天地。

首先就内部而言,同周边阿拉伯国家一样,阿曼人信奉着教,而教非常重视人的现实物质利益,重视人的当世的现实生活,鼓励人们追求两世吉庆。所以在经历了13年的内战后,在贫困落后中挣扎了多年的阿曼人民,更渴望的是和平的发展,幸福的生活。

虽然教内的派别(无论大小)不少,但是在阿曼地区,并没有出现因为派别不同而内战冲突不断的情况。

在阿曼境内的多属于伊巴迪亚派,这个派主张温和、宽容的教义,有强烈的平均主义思想,他们恪守传统,谦让、坦率,有民族自豪感,这些成为阿曼民族性格的主流,能够使得不同派系之间和平共存,在阿曼东部地区,存在许多什叶派和逊尼派,但是在这种大的民族信念影响下,他们与伊巴迪亚派世代和睦相处,友好往来。所以阿曼也成为了世界三派在星期五一起做礼拜的少数国家之一。

没有内战,民众一心,所以阿曼人更多的精力是放在了搞发展搞建设上,存在感也就没那么高呢!

而对于外部而言,自卡布斯上台后,就致力于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就军事力量而言,阿曼显然是无力的,在内战时期,阿曼多年的贫困导致兵力衰退,无论是政府军还是起义叛乱党都是依靠着外援力量,即使现在内战消失,生活趋于平稳,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挑事儿”,封个霍尔木兹海峡玩玩儿。

与其发动战争显摆下自己的国风,不如低调行事、广结好友,为自己国家经济发展赢得一个安宁的国际环境。

在阿曼,卡布斯实行中立、不结盟、睦邻友好、不干涉别国内政和平衡温和、全方位友好等颇有特色的外交政策,并积极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致力于维护海湾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主张通过对话与和平方式解决国家之间的分歧,另外与美、英关系密切的同时还发展多元化外交,与世界各国交好。

如今的阿曼,在内外和平安稳的环境下,依靠着境内丰富的矿产石油资源,跻身进入富裕现代化国家,彻底摆脱了过去的封建自闭,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阿曼是的教徒,但是本国内女性不再同一些国家那般没有地位低下,受到歧视。在阿曼,女性的地位逐渐与男子平等,不仅可以受到平等教育福利,参加工作,甚至还能够参政,1994年时,卡布斯还正式任命一名女士发展部次大臣,专管统计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