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冰山惊现少女尸体尸检专家:她死于700年前

  所谓古尸,即死亡于人类出现以后至清代以前,由于自然力量或人类有意识的行为,没有发生自溶、腐败,保存完好的尸体。作为一类极其稀有的人类物质文化财富,古尸对人类解剖学、病理学、人类学、考古学、寄生虫学等诸多领域有着重要的研究意义。

  中国境内出土过保存完好的干尸、湿尸,如新疆小河墓地干尸、马王堆湿尸等等著名的古尸,古尸能够在地下保存百年乃至千年之久,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古尸所在的特殊环境,由于千百年来的气候环境和冰雪地区考古条件受限,中国境内尚未发现过冰尸。

  公元15世纪,安第斯山脉及其周边地区,一个民族正在迅速崛起。印加人是南美安第斯山区克丘亚族的一支,在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印加人就创建了一个堪比罗马的强大帝国——印加帝国。

  他们信奉伟大的造物神、太阳、月亮和星星,传说中,太阳神在的喀喀湖中的小岛上,创造了他的儿子芒柯·卡帕克和女儿玛玛奥柳,并让他们结为夫妻,繁衍生息。这对神之子女手持金手杖一路前行,最终停留在了肥沃的库斯科谷地。

  十六世纪时期,印加国家以秘鲁为中心,从哥伦比亚到智利中部地区,东西从太平洋沿岸至亚马逊丛林,南北长跨三千英里,放在现今的版图来看,印加彼时地跨秘鲁、珀利维亚、厄瓜多尔、智利和阿根廷五大国家的版图。至此,庞大的印加帝国到达了鼎盛时期。

  然而,盛极便衰,印加帝国最终在鼎盛时期,被不到200人次的西班牙殖民者征服。至今,由于印加人不似玛雅人和阿兹特克人一般,有特有的文字记录,因此,对于印加帝国的兴盛和灭亡,依旧难以查证。

  最能代表印加文化的考古圣地是库斯科和马丘比丘,这两处遗址都位于安第斯山上,他们在巍巍群山上歌唱、祭祀,其活动充满了浓厚的宗教色彩。1995年12月,南美古代文明考古学家约翰·瑞因哈德博士同伙伴米谷尔·扎拉特登山至秘鲁阿雷基帕城。

  身为南美古代文明考古学家的约翰·瑞因哈德一直对印加文明颇感兴趣,尽管为了记录各项大事的发生,印加人采用了结绳记事的办法,但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印加后,专管结绳的人一时间全部失散,望着一个个绳结,考古学家们根本无从入手。

  对于这个神秘的帝国,人们多从西班牙征服者的文字记述、当地后人用拉丁字母记录的土著语和西班牙语写就的作品中窥见一二昔日的光采。

  1995年,约翰·瑞因哈德决定亲自攀爬冰雪覆盖的高山,彼时他想,如果能够有所收获最好,若是难以得遇,便算作一次极限登山之旅。

  他和伙伴眺望着群山,确定了下一站——几百公里以外的安第斯山安姆帕托峰,以便在那里去观望喷发中的萨斑卡亚火山。安第斯山脉是世界第二大山脉,二安姆帕托峰正是安第斯山脉最高峰之一。

  到达大安姆帕托峰脚下柯尔克峡谷中的萨巴纳康德村,人们欢歌共舞,喝着玉米啤酒,奉献牲畜祭品,庆祝一年一度的耕种节。雪山凶险无比,约翰·瑞因哈德和米谷尔·扎拉特在村民热情的邀请下,喝了当地象征好运和平安的玉米啤酒,祈求此去平安无恙。

  风雪栗烈,他们几次被山风拉扯倒下,经过漫长的攀爬,两人终于临近山顶,穿过一片冰柱林时,两人屏气息声,蹑手蹑脚,生怕触动了“秘密开关”,冰落人亡。

  突然,两人停住了脚步,眼前出现了一堆堆干草,干草周边散落着皮革碎片、陶器碎片、建筑物的基石和残存的木桩,至于那几只毛拖鞋,约翰一眼便知,那是美洲骆驼毛所制。

  曾经的新疆罗布泊古墓地就曾经发现过七圈环列木桩,木柱子由内向外,圈外又有放射状排列木桩,这被国际考古学界称之为临时性搭建的祭日场所。两人对视,分明从厚厚的衣帽透出的双眼中,看到了难以宣之于口的狂喜。

  看来此行不止是看一看喷发的火山了,这样的遗址,再联想印加人心中最神秘最神圣的太阳神宗教祭祀仪式,可以预见,如果能够发现祭品的残存骨骼,便可以判定古印加帝国的祭司在700年前建立了他们祭神的营地。

  两人继续前行,达到安姆帕托峰顶,却发现,曾经宽达9米的山顶由于萨斑卡亚火山喷发,常年灼烫冰雪,现今的峰顶已经坍塌不到1米宽。但两位登山考古者依旧选择了登顶细细察看,许是玉米啤酒的好运应验,两人很快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

  在山顶粗钝的台阶下,约翰·瑞因哈德和米谷尔·扎拉特发现了一簇红色羽毛状物体,正从布满碎石的土地上支棱了起来,长期研究南美印加文明的约翰当即判定,这簇羽毛应当是从祭祀用的雕像上的头巾里伸出来的,其外观取自于一种海洋古生物。

  印加帝国时代,它被认为非常珍贵的物品,约翰和米谷尔更加确定了第一遗址是祭祀场所,这种珍贵的祭祀品被奉献给神是一件十分合理的事情。他们一路走过印加人搭建的神坛,看到了在两道被雨水冲刷的沟渠的顶端,存在像石头一样的残片。

  他们推测,这是山崩过后石头落下山涧时的残存物,约翰和米谷尔推测,不知多少次的山崩一定带走了一些有价值的遗存古物。于是,两人用一根红色的长绳拴住一块石头,把它顺着雨水冲刷沟扔了下去,想看看这块石头会落到什么地方。

  在两人视野可企及的范围内,两人发现石头顺着浅沟滑落至一块岩石的突起处。而在突出岩石的另一侧,赫然是一个大大的布包。

  两人连忙赶往布包所在岩石,在打开那个又小又沉的布包前,约翰和米谷尔有过许多猜想:祭祀工艺品、劳动工具、牲畜的骨头……却唯独没想到,这里面是一具木乃伊。

  国际上将保存完好的古尸统称为木乃伊,而在此之前,保存完好的冰尸是1991年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发现的冰人奥茨,其余地区更是完全可以用一片空白形容。

  这是因为,形成冰尸需要极度寒冷的条件,并长期保持存放环境微生物达到最低限度,遏制嗜冷微生物生长繁殖。

  缓慢地掀开土黄色地布包,首先闯入眼帘的是一头乌黑编辫的长发,不知沉睡了多少年的古尸轻覆冰雪,低垂着头颅,呈现着蜷缩的姿态,古尸面容鲜活完好,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约翰一眼便知,她的身上穿着着古印加时期的服饰。

  按理说,尸体在死后的第二、三个昼夜,便会自大肠开始腐败,体内富含蛋白质的各内脏受到细菌影响逐渐腐败;死后三到五天,尸体会出现浮肿,口鼻首先流出血液;

  死后八至十日,尸体的腹部会腐烂发胀,舌头会从嘴里伸出;十二日至十四日,腐败气体便辉充斥皮下组织,尸体颜面呈现黑色,口唇变厚、腹部膨胀、眼球突出,俗称“巨人观”。死后一个月会开始液化,死后一年便会化作埃土。

  然而,安姆帕托峰发现的这具女尸经过研究发现,她死于700年前。700年前的女子,面容栩栩如生,甚至可以透过皮肤发现青蓝紫的血管,发丝坚韧乌黑,堪称考古学研究和生物学研究史上的重大突破。

  冰姑娘是什么身份?为何会死在安姆帕托峰上?她死前经历过什么?通过她,可以发现那些印加宗教仪式的隐秘?

  在发现几根木头桩子和拖鞋时,约翰和米谷尔何以有信心确定附近一定存在印加帝国宗教祭祀的遗址呢?这需从印加代代传承——现今只存活在传说中的祭祀习俗有关。在印加的祭祀历史上,除去神庙、寺庙祭祀外,还有一种被称之为华加的圣迹。

  一个华加,在平坦富裕的地区,可能是一座当地人民建造的庙宇,也有可能是一处山脉、一座桥梁,如阿普里马克河上的华加·恰加大桥。甚而,华加也有可能是一个封存起来的木乃伊,这些木乃伊的身份极其尊贵,还有可能是印加的君主。

  然而,除去自然或意外死去的印加君主,印加的祭祀还会选中一些相貌姣好、身份地位尊贵的童男童女作为祭祀品,即与动物牲相对的——人牲。古有“牺牲”一说,但在大多数部落和国家都是采用动物牲。

  印加在重大场合会选取可可叶、奇加(饮之使人麻醉的玉米饮料)、豚鼠、美洲驼等常见的祭品,同时,焚烧一小套祭服和穗饰披巾。如是碰上极其重大的祭祀仪式,则需要人作牺牲。天灾降临、战败、瘟疫、新的印加王登基,都需要人牲。

  如新一任印加王登基,一次需要200个小孩献祭,除却小孩以外,还会在一批年轻貌美的姑娘中挑选人牲,这批姑娘将为此感到自豪而神圣,她们也同样享有无上的富贵和尊敬,出土的用于祭祀的黄铜合金印加女性雕像可以证明这一点。

  但如果当真每个人都感到无比自豪,冰姑娘身上的痕迹则值得细细探究,冰姑娘经过检测发现,年龄仅为十二至十四岁,因此体量不高。

  尤其令人惊骇的是,冰姑娘身体表面并无明显伤痕,只在她的后脑勺发现了一道长约5厘米的裂痕,加之她的右眼眶破裂,可以猜想,一种可能:她有可能是被祭祀挥舞大棒生生打死的;

  另一可能需要结合冰姑娘被发现时的姿势——呈现怪异的扭曲,经过检查发现,她的手骨和脚骨在生前就已经被人打断,也许这是为了让冰姑娘醒来以后,无力逃跑,最终只能生生饿死或冻死。

  从CT扫描和组织检测所得数据可见,冰姑娘颅内淤积了大量淤血,但是她生前几个小时的营养状况却较为良好,死前七八个小时还曾吃过一顿饭。

  但这顿“断头饭”里面没有荤腥,只有蔬菜,未消化的食物残留里存在古柯叶。人们自此以后判定,古柯叶的原产地很可能就是南美洲的印加。

  其次,从冰姑娘的肌肉结构和牙齿可以看出,她生前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这也符合印加人选取祭祀品的要求——献给太阳神的,必须完美无缺。

  冰姑娘在死后一两个星期之后采开始进入冰冻状态,此前她的器官已经开始自行分解,因此,CT扫描过程中出现了扭曲成像。可见,选取冰雪地进行祭祀是当时的一大选择。

  但讽刺的是,在印加人的丧葬习俗中,他们信奉太阳神,所以坚信死后埋葬在温暖的地带,可以沐浴在太阳神的温暖怀抱中,否则,将永生永世被幽禁在冰冷之中。何以将无比“荣幸、尊贵、自豪”的祭祀者埋藏在冰山雪窟之中?

  冰姑娘身上存在太多谜团,检测发现,她身上的DNA保持了非常完好的状态,专家经过DNA分子的分离,确定了DNA分子的序列。

  通过与基因库中DNA分子的比较,专家团队发现冰姑娘与当地的原住民有着十分相近的血缘关系,与她血缘关系最为亲近的是巴拿马的恩戈比人。

  诚然,冰姑娘的DNA序列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与任何基因都不相符,这也正是冰姑娘的神秘之处。

  自从约翰·瑞因哈德在安姆帕托峰附近的山头上发现了冰姑娘之后,他便顺着这种思路,又在另一地方找到了其他木乃伊。

  他带领团队,循着原来的地区,进行了地毯式搜寻,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在阿根廷地区的尤耶亚科火山上再寻找到的三具儿童木乃伊。

  位于阿根廷和智利边界的尤耶亚科火山高6706米,自从约翰·瑞因哈德挖掘出三具儿童尸体后,该火山便成为了世界上最高的考古挖掘现场。

  在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深挖了1.5米后,瑞因哈德挖掘出了三具儿童尸体——一具男童,两具女童。他们的年龄从八岁至十四岁不等。

  对这些儿童的CT扫描和组织检测可得,这些儿童的内部器官比之冰姑娘更为完整,专家推测这是受到骤然死亡和严寒速冻的双重影响,三具儿童木乃伊的内脏丝毫没有腐烂。再细细观察他们所穿衣物,布料完好,色泽不说鲜艳,但没有丝毫衰颓的灰败。

  专家说,三具儿童木乃伊的血液甚至仍然冰冻在肺叶和心脏之中,如果抬起他们的手臂,甚至可以看到儿童身上的汗毛。

  经过对三具儿童木乃伊的研究发现,两具女童也是被挑选出来的“永远保持贞洁”的“太阳贞女”,她们灵巧而美貌,除非被高级贵族纳为贵妾,否则只能被牺牲作为活牲。

  同时,三具儿童木乃伊的落葬处也符合古印加人对祭祀仪式的重视,在他们被埋葬的地方,存在35件金、银和海贝壳雕刻而成的神像,以及烧制精美的陶器和别致的织物,一些陶器器皿中,甚至还能依稀看出当年装有的祭品食物。

  古印加人相信灵魂不灭,他们坚信,人死后,灵魂虽然会暂时离开,但是终究是要回来的,死者可以复活,因此他们精心保存着尸体,将尸体放置在岩石凿成的坟墓里,为尸体盛装打扮,配以精美的首饰:

  令人齿冷的是,这三具儿童木乃伊正是死于活埋。为了所谓的、从未验证过的归来,而生生活埋三名儿童?

  印加人认为,人牲的灵魂可以转移到另一个世界,这些来自印加帝国的灵魂会将帝国的祈求转达给天上的造物主,所以古印加人在勒死或者活埋小孩时,会先给他们吃好喝好,让他们不至于以饥饿和悲伤的形象出生在造物主的面前。

  不少考古学家和学者分析,正是因为当时印加帝国面临了巨大的危机,所以原本普遍的牲畜祭祀逐渐演变为大规模的活人祭祀。

  地震?瘟疫?饥荒?还是大规模的战争?事实上,战争是最有可能的一种猜想,因为在此后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印加都在不断扩张,比连连战败更可怕的是,当屡战屡胜之后,突然出现一二败绩。

  如果不是因为火山爆发导致的山崩冲走了属于冰姑娘的陪葬品,考古学家可以就冰姑娘的身份之谜和古印加的宗教祭祀仪式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甚至推演出古印加帝国奔溃的种种原因。

  《太阳崇拜与太阳神话》;《云南社会科学》;1993年04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