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王位继承之争:祸起萧墙

侯赛因·本·阿里变更王位继承人:侯赛因·本·阿里统治末期,取消侄子阿里的王位继承权,以其子代之,子侄之间矛盾激化。

一世即位:侯赛因·本·阿里之子击败阿里,夺回王位,突尼斯进入稳定发展时期。

一、突尼斯王位继承人变更,点燃内战导火线年,突尼斯侯赛因王朝陷入王位继承之争,社会经济遭受重创。

侯赛因·本·阿里既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开国之君,同时也是一位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在他漫长的35年的统治下,突尼斯国力日趋强盛:他先后与英、法、西、荷、奥等国缔结条约,巩固开鲁万要塞的城防,并兴建了一系列教育、公益设施。然而在太平盛世之下,一场足以颠覆整个社会的危机正在悄然孕育。

王朝始创,必须要有一位强健有力的继承人来确保王位继承的稳固,于是侯赛因选择了他的侄子、苏萨总督阿里作为继承人。

阿里才干卓越,勇武过人,在1724年被奥斯曼帝国苏丹(君主)授予帕夏(即总督)称号,在二人的协力统治下,突尼斯兴兴向荣,然而随着侯赛因儿子们的成年,原本确定的王位继承问题又生出了变故。

1726年,侯赛因废除阿里的继承权,以其子取而代之,这一举动点燃了内战的导火索。手握重权的阿里自然不甘接受到手的王位被他人夺走,于是在1729年竖起反旗。

阿里公开声称自己才是侯赛因的合法继承人,而侯赛因的两个儿子不过是一个热那亚女奴所生,地位低下。然而,阿里仅凭一己之力,还远远不足以动摇侯赛因的稳固地位。就在这时,强邻阿尔及尔向阿里伸出了援手。

阿尔及尔是突尼斯西部强大的邻国,人民尚武好战,海盗劫掠的行径曾经令地中海沿岸国家无不闻风丧胆。

尽管此时,欧洲舰队的侵扰、鼠疫、旱灾以及禁卫军权力膨胀使阿尔及尔德伊(当地最高统治者)大权旁落,但他仍拥有一支能征惯战的军队,作用不容小觑。

阿尔及尔德伊早已对突尼斯在贸易中积累的巨额的财富垂涎三尺,意图利用侯赛因王朝内部的自相残杀来获取最大利益。

他向阿里开出了高额的加码,每年50000里亚尔的岁贡,阿里则欣然接受——与王位相比,这点小钱又算得了什么呢?然而阿里没有想到,贪得无厌的德伊终究有一天会以同样的方式背叛自己。

1735年,阿里与阿尔及尔联军大败侯赛因,迫使后者逃往凯鲁万要塞。很快,突尼斯全境都归顺了阿里,而侯赛因则希望通过固守凯鲁万要塞的形式,在苏萨继续他的统治。

然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阿里自然不能容忍威胁自己统治的侯赛因继续存活于世,他令自己的儿子尤尼斯率大军围困凯鲁万要塞。在经历了五年之久的围城战之后,终于俘获了侯赛因,并将其斩首。

但是,侯赛因的两个儿子——与阿里则逃亡阿尔及尔,为日后的第二次内战埋下了隐患,预示着同样的历史还会再次上演。

阿里统治时期的突尼斯一度恢复了稳定。繁荣已经远去,而沉重的岁贡、法国人的商业殖民使国运江河日下,除此之外,侯赛因的儿子们正在积蓄力量、摩拳擦掌,静待时机以夺回本属于自己的王位。突尼斯仍然笼罩在内战的阴霾之下,只需一点火星便足以重燃战火。

这火星便是阿里之子尤尼斯,他在地方势力的拥护下自立为王,公然反叛自己的父亲。年迈、众叛亲离的阿里击败他并迫使他流亡阿尔及尔,但更大的挑战即将来临——侯赛因的儿子们与阿尔及尔德伊的联军正向突尼斯逼近。

在利益面前,从来没有永远的盟友。曾经依靠阿尔及尔人夺取王位的阿里终究吞下了亲手种下的苦果。1756年8月31日,突尼斯城被联军攻占,阿里被俘往阿尔及尔,在那里迎接他的是屈辱与死亡。

在位三年,此后传位给了他的兄弟阿里,在他们两兄弟的统治下,突尼斯恢复了往日的繁荣与稳定。

尤其是阿里,他妥善地处理与欧陆强权法国的贸易关系,使突尼斯获得大量商业利益,为日后突尼斯经济的继续繁荣奠定了基础。然而此时,欧洲大陆正处于双元革命的黎明,在传统道路上继续前进的突尼斯终究无法改变其沦为列强附庸的命运。

王位继承之争给突尼斯社会带来巨大破坏,并使得邻国阿尔及尔得以公然干涉突尼斯内政,而法国势力开始渗透,为后来法国殖民突尼斯埋下了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