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 音乐 Linux 原生版登陆 Deepin 深度系统 支持乐库、智能推荐

据IT之家网友反馈,QQ 音乐现已登陆 Deepin 深度系统应用商店。

Deepin 表示,QQ 音乐 Linux 版继承了 Windows 版本界面风格,只是功能还未开发完全,支持乐库、智能推荐、分类排行等功能,还可以点歌给 QQ / 微信好友,并将音乐分享到朋友圈、微博、空间。

IT之家了解到,自 2005 年创立至今,QQ 音乐注册用户总量已达 8 亿。2016 年 7 月,腾讯宣布与中国音乐集团达成合作关系,酷狗音乐、QQ 音乐、酷我音乐三者合并为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QQ 音乐官网显示, QQ 音乐 Linux 版本支持音乐馆、音乐视频与我的音乐等功能。

演唱会直播爆火后腾讯音乐有了回暖迹象

  8月16日,腾讯音乐发布二季度财报。对于外界关注的腾讯音乐在二季度火爆的演唱会直播,这次财报也公布了一些数据。

  根据腾讯音乐数据,“张国荣2000年热情演唱会超清修复版”和周杰伦“地表最强魔天伦”重映演唱会在腾讯生态内获得了过亿的独立访客数,全网累计线亿次。通过这些演唱会,腾讯音乐增强了商业化变现,比如雪碧、北京现代、百事可乐等不同领域知名品牌都开始赞助线上线下音乐活动。另外,周杰伦艺人商品在福涛商城和腾讯渠道销售,二季度实现了近1000万元GMV。

  自去年接触独家音乐版权后,腾讯音乐业绩持续下滑,今年二季度,同比仍是下滑状态,环比开始出现了上升,业绩出现回暖迹象。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最近几年,在线音乐市场面临的压力都比较大,目前行业处于触底反弹的过程中。

  二季度,腾讯音乐总营收为69.1亿元,同比下降13.8%,环比上涨3.9%。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Non-IFRS)公司净利润为10.7亿元,同比下降8.3%,环比上涨13.4%。

  营收同比下滑主要是用户数下滑导致。其中下滑最多的是社交娱乐,这也是腾讯音乐营收最大板块。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主要是直播业务,去年至今,一系列直播政策整顿后,腾讯社交娱乐用户数持续下降,二季度下降了20.6%,环比开始出现回升。

  腾讯音乐管理层在财报电话会上称,将进行产品创新并加强在音频直播、虚拟互动内容等更多社交娱乐垂直领域的探索,以提升公司竞争力。

  此消彼长的是,腾讯音乐在线万。在线付费用户主要是为音乐付费的会员,会员增长后,在线音乐订阅收入也提升,二季度同比增长18%,达到了21.1亿元。

  江瀚认为,付费会员的提升与腾讯音乐运营能力上升有关,同时他觉得与演唱会直播有一定的关系,“至少在促活方面,演唱会直播的出圈有正向意义。”

  为推动用户付费,腾讯音乐做了多项运营,比如上线周杰伦数字专辑《最伟大的作品》,并同步开启周边售卖,截至7月底,该专辑销量突破600万张,成为了一大爆款。同时腾讯音乐还与时代峰峻(TFBOYS和时代少年团所属音乐厂牌)、avexChina以及华语女歌手刘雨昕等合作。对比其他音乐平台,腾讯音乐在最新作品发布、定制化艺人周边售卖或艺人粉丝互动活动等方面仍拥有首发优势。

  今年二季度,腾讯音乐几项指标出现回暖,在运营模式上,二季度腾讯音乐与之前的不同之处在于,出现了爆火的演唱会直播。

  腾讯音乐最火的一场演唱会直播发生在今年5月。5月20日至5月21日晚上,近1亿用户观看周杰伦演唱会。直播过程中,品牌店铺链接时不时上线,其中最贵的暗夜守卫周限定手办(两个不同版本分别售价529元与4999元),5月20日2个小时卖了2800份。

  腾讯音乐管理层透露,周杰伦艺人商品在福涛商城和腾讯渠道销售,二季度实现了近1000万元GMV。

  除了周杰伦外,张国荣演唱会、罗大佑演唱会、崔健演唱会、韩红演唱会直播等也都由腾讯音乐操刀,引起了刷屏效应。演唱会直播也带来了商业价值,这些演唱会几乎每场都有赞助商,主要是汽车品牌。同时,演唱会直播活动也带动了其他广告商对腾讯音乐的关注。记者观察到,近期雪碧、东鹏特饮、FILA都与腾讯音乐一起举办音乐活动。

  腾讯音乐此前也做过在线演唱会,其TME Live上线场演唱会直播,但大部分不温不火。直到今年二季度,由于引入视频号的直播,实现了爆火出圈。

  “我们和腾讯视频号的合作非常密切,还加强了正在进行的项目分发能力。”腾讯音乐管理层说,之后将继续引入艺人,继续加强演唱会直播项目。

  江瀚告诉记者,这些演唱会对于腾讯音乐的商业贡献到底有多少,还需要更多数据验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演唱会对于用户吸引力、品牌价值的塑造和用户认可程度的提升,都有一些积极因素。

  腾讯音乐二季度也在尝试元宇宙业务,与阿迪达斯合作,在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打造了国内首个虚拟说唱演唱会,当天共计超700万人次观看,创下了TMELAND内演出的观看新纪录。在全民K歌中,腾讯音乐推出3D虚拟角色功能,腾讯音乐管理层称,将通过扩展基于音乐的虚拟互动,来增强游戏元素。

  腾讯音乐一季报发布时,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当时其商业模式主要还在“节流”上。从二季度来看,腾讯音乐逐渐找到“开源”的路线。不过,演唱会直播模式与二季度新冠肺炎疫情也有相关性,当疫情好转后,是否仍有足够多用户观看,是否能继续引发刷屏效应,仍待观察。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舞池派对原创大赛征集启动

11月12日,#舞池派对#原创歌曲征集大赛火热启动!活动旨在挖掘大众喜欢的唱跳舞曲,甄选出的优胜作品将有机会获得和主流短视频平台的双平台推广,有望成为新一代霸屏的“全民嗨歌”!

据了解,本次大赛征集作品不限音乐风格,不管是宣扬个性的嘻哈音乐,还是动感节奏的电子舞曲,只要创作者的歌曲能让人“忍不住摇摆”,即可登录官网,入驻开放平台并上传作品投稿参赛,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见。

大赛征集作品时间截止于11月26日,之后将进入初选、复选、总决选三个阶段。进入总决选的十强歌曲,将结合投票数与歌曲在第三方视频平台的使用量,综合评定最终排名。

这是一场凭才华博弈,靠人气比拼的全民海选大赛,最终优胜三强除了获得丰厚奖金,更将得到超强曝光资源,以及第三方短视频平台的流量助力,通过主流“音乐+短视频”APP的合力推广,让优质音乐成为人气高涨的国民神曲,被年轻大众口口相传和争相模仿。

从“醉国风”原创国风大赛、“破茧行动”歌曲征集计划、再到“舞池派对”原创歌曲大赛……秉着多元开放的态度,开放平台近期上线一系列歌曲征集大赛,扶持不同类型的原创音乐人和音乐达人,通过“低门槛+高回报”的机制激发创作者的热情,不断推动优质音乐进入大众视野,被更多乐迷倾听和分享,让每一份音乐梦想有机会被点亮!

腾讯音乐的十字路口

北京时间8月16日,腾讯音乐公布2022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腾讯音乐二季度营收为69.1亿元,同比下降13.8%;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56亿元,同比增长3.5%。

第二季度,腾讯音乐与视频号联手缔造了多场线上演唱会,狠狠地刷了一波存在感,回归到整体业务层面,这一剂猛药虽然没有“药到病除”,但至少让人看到了回暖的迹象,业务表现亦超出了市场预期。

社交娱乐用户数下滑一直是影响营收的主要原因,这与直播赛道处于新旧切换时期有关,值得庆幸的是第二季度该数据环比回升。叠加稳步攀升的在线音乐订阅服务,腾讯音乐当下状况看起来没那么坏。

如果说,“播放器”属性的在线音乐业务是腾讯音乐的“门面”,那营收占比几近6成的社交娱乐服务便是这座音乐大厦的支柱。

2022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了20.4%,自2020年第四季度的高点以来,该项业务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同持续上升的在线音乐订阅服务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对此,腾讯音乐在第二季度财报内回应称,营收减少主要是由于宏观环境不断变化的影响以及来自其他平台的竞争加剧所致。此话不假,社交娱乐服务的主战场在于直播板块,不仅赛道整体面临着短视频平台、手游抢占用户时长的外部威胁,腾讯音乐直播业务的特质亦为其破局之路束上了枷锁。

相较于综合直播平台,腾讯音乐的基本面使得其直播业务被束缚在在线音乐平台的框架之内,以秀场直播为主。而秀场直播虽吸金能力较高,但对外部冲击更为敏感。

以游戏直播为例,尽管不如秀场直播那样吸金,却能通过每年游戏行业固定产出的新游戏获取源源不断的热度,用户池稳定的竞技游戏与电竞赛事亦将长期对用户产生引力。而这种引力,在一定程度上为其抵御了外部竞争对手的冲击。

相比之下,秀场直播显得没那么稳健,尤其是在短视频平台接连攻向直播的档口,腾讯音乐社交娱乐用户增长乏力。第二季度,腾讯社交娱乐服务月活跃用户同比下降20.6%。

尽管环比实现了略微回升,但考虑到该业务付费用户连续6季度的下滑,回升大概率与其在线演唱会分流而来的用户有关。抱以看热闹心态涌入的用户,付费意愿其实并不高,是典型的无价值用户,顶多只能起到“气氛组”的作用。

另一方面,趋严的监管环境亦将使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长期承压。今年5月,网络主播直播新规出台,不仅“榜一大哥”成为历史,大哥们比拼财力的打榜、PK功能均遭受不同程度的限制。显然,这轮监管对强调秀场直播的腾讯音乐而言是很大的打击。

用户正不断流失,营收能力亦被削弱,这意味着,社交娱乐服务这头现金牛已显露出疲态。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直播业务的坍塌,相反,其仍将在腾讯音乐的营收版图中发挥重要角色,只是对腾讯音乐整体向上的牵引力稍有削弱。

因此,腾讯音乐在这个“中间期”,与其指望社交娱乐业务带动增长,倒不如围绕更有潜力的新业务板块做文章。

第二季度,腾讯音乐在线%,用户与订阅营收双增长。值得注意的是,自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三年间,腾讯音乐在线音乐订阅服务营收及付费用户数一直保持着增长。

不过,订阅服务很难在短期内撑起大盘。第二季度腾讯音乐订阅服务付费率只有13.9%,潜在转化人群规模庞大。

以在线音乐平台龙头Spotify为例,其面向全球市场用户,付费率几近5成,仍饱受商业模式的困扰。而在会员价格不提升、毛利率变动相对稳定的状态下,用户总量有限,付费率仅13.9%的腾讯音乐,“播放器”业务任重而道远。

从财报透露的信息来看,直播潜在的继任者有三,一是在线演唱会,二是长音频,三是音乐元宇宙。

前段时间屡屡在朋友圈刷屏的线上演唱会,绝对是腾讯音乐近一年多来少有的亮点。

2022年4月1日,第二季度的开端,腾讯音乐联合宝丽金,将修复后的张国荣《热·情》演唱会于线万人观看。在此之后,崔健、周杰伦、罗大佑悉数到来,或重映经典演唱会,或线上直播,线上演唱会几乎贯穿了腾讯音乐的第二季度。

其也乐此不疲地从线上演唱会的流量场中捞金。周杰伦“魔天伦”演唱会重映时,腾讯音乐就曾在TME live新增入口,将用户导流至摆有周杰伦周边的官方店铺。

然而, 这轮演唱会热潮的主角是争锋相对的视频号与抖音,腾讯音乐更多扮演着后勤的角色,这表示,热络的线上演唱会对腾讯音乐用户总量的拉动有限。

另一方面,线上音乐会并非新鲜事,不管是老一代人熟识的杨丞琳、刘若英,还是新生代听众偏爱的五条人、落日飞车,均举办过线上演唱会,可出圈者寥寥无几,往往只是少数人的狂欢。再看出圈的罗大佑,亦或是孙燕姿,均是粉丝基数庞大的巨星。

这意味着,或许只有绝对的巨星,才能缔造病毒式传播,但配得上此地位的明星基数有限,常态化势必将面临高额的成本压力,更不必说大众情怀亦会随着线上演唱会的泛滥而消耗。此外,前述此波出圈,背后实际是两军交战的产物,而一旦线上演唱会失去了平台的全力推流,即便是顶流入场,亦将很难复制之前的盛况。

线上演唱会大概率将同周杰伦发布的新专辑一样,积极影响将停留于短期,毕竟周杰伦不会每年、每个季度都发布新专辑。

再看音乐元宇宙。尽管在财报中腾讯音乐并未提及元宇宙,但细读其业务亮点,不论是酷狗的“KK秀”,还是 AI歌手“超越AI”,亦或是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及虚拟专辑房间,均流露着一股元宇宙的意味。

其中大多数属于产品层面的尝鲜,并非用户刚需,对业务拉动有限。值得关注的是TMELAND,其与Adidas Originals缔造的虚拟说唱演唱会实现了超700万人次观看,交出的答卷尚有一定说服力。

这也是腾讯音乐诸多变现业务中,最接近于“内容即广告,广告即内容”的形式。

曾经腾讯音乐时常宣传的数字藏品,在第二季度财报中的并未提及,这或许同腾讯数字藏品平台幻核的关闭有关。对腾讯而言,幻核是典型的无价值业务,而TMELAND若想要发光发热,仍需为其找寻明确的增收路径。

由此可见,线上音乐会、TMELAND等创新属性较强的业务能够在短期内出效果,但长期增量,或仍需竞争力更高的业务来支撑。为此,腾讯音乐将视角投向了相对稳健的长音频及ToB业务。

往窄了说,长音频并不属于在线音乐的大框架以内,腾讯音乐大可借此切入另一个市场。

尽管长音频与音乐的逻辑均是以内容生态为主,但主体为有声书,受众范围相对较窄,对内容连贯性要求较高,对高品质IP的要求明显要高出一个量级——用户或许能听完一首3分钟的难听音乐,但绝不会听完一部不感兴趣的小说。

基于此,腾讯音乐之所以发力长音频,很可能同腾讯视频、阅文集团在内容侧的先天优势有关。相较普适性较高的音乐,即使内容侧优势显著,腾讯音乐长音频赛道依然面临着寻找用户、留住用户、培养用户习惯等多重挑战。

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中,腾讯音乐披露其长音频MAU超1.5亿,同比增长65%;另一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雪中悍刀行》有声书累计播放量已超1.4亿。在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作为长音频案例的《北派盗墓笔记》数据已走过峰值。

而在第二季度财报中,腾讯音乐更是只给了长音频案例,数据却只口不提。相比之下,其余亮点部分均有数据支撑。单从近三季财报表述来看,腾讯音乐对长音频业务的态度似乎不再如过去般暧昧。

不过,前述所有围绕腾讯音乐的叙事,都围绕C端业务为核心展开。但倘若切换维度,B端或将成为其未来的一大看点。

例如8月16日,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当天,宣布将面向蔚来汽车推出的车载杜比全景声音乐服务。

尽管之前其产品便已通过车机应用商店等形式登陆,但针对单家车企的合作并不多见。而在此之前,腾讯音乐最大的对手网易云音乐也已将触手伸向火热的新能源赛道,同多家车企达成了合作。

究其所因,B端市场对音乐保有需求,但若是亲自与版权所有方沟通,不仅沟通成本巨大,亦难以负担一次性买断版权的成本。而腾讯音乐作为在线音乐平台,自然而然地起到了版权整合与分发的作用。

对腾讯音乐而言,倘若其将ToB版权分销这块彻底打通,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购买版权的成本压力,进而改善利润率。

虽然腾讯音乐“上车”存在各类车规要求的束缚,可是想象力不比“耳麦”来得低。座舱密闭空间与分屏,让用户产生更好的娱乐体验。此外,在诸多造车新势力寻求差异化,打出“K歌”功能,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是在为其拓展付费用户。

只是,开拓ToB市场并非易事,车端场景也好,客厅场景也罢,均有着各自亟待解决的痛点。

作为在线音乐平台大肆分销版权,如何与上游版权方分配利益亦可能成为矛盾点。基于此,如何将自身推销给更宽泛的B端市场,以及如何强化自身在音乐产业链中的地位,这或许将成为腾讯音乐下一阶段需思考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